《大理寺日志》筹备续集 你关心的国漫动态来了

        时间:2020.07.11 来源:1905电影网 作者:青果


        1905电影网专稿 “就这?”、“咋没了”、“太突然了”……番剧《大理寺日志》第一季经历了3个月的播出周期,豆瓣评分保持在8.6分,而平台评分仅比开播时的9.9分下降了0.1分。


        大部分的“差评”,更多是来自观众对于剧集戛然而止的结尾的“不满”。


        这个成绩对于动画出品方——好传动画的创始人尚游而言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
        比起3年前公司出品的《大护法》,《大理寺日志》不止获得了好口碑,还在更大的市场中,获得了广泛的认可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      这个成绩让他对后续的动画作品有了更多的认识和目标。
         
              在《大理寺日志》第一季完结之际,好传动画同时发布了《朔风——破阵子》的预告。观众看完这部极具古风气质的动画,发出来的评论都传递出来一个字,“牛”!
         


              与之同时,我们还发现电影版《大理寺日志》也出现在了光线传媒的年报中。


              除了这些作品之外,好传动画在《大护法》上映之际,就曾官宣的三部曲又将何时和观众见面?

              在这里,我们都会为大家带来了第一手消息。
         

        “采访结束,就回去做《大理寺日志2》”


        “我作为导演只能保证片子的下限。”《大理寺日志》导演槐佳佳不断地自谦着。


        但实际上,他是经过了整个团队内部的“比稿”过程后,才被选择成为了这部动画番剧的导演。准确地说,不是他选择了《大理寺日志》,而是《大理寺日志》选择了他。


        他把自己视作“网生一代”,非科班毕业的他,抱着对动画的热情,一直在动画公司做“代工”,熬了13年才做出属于自己的原创作品。



              他正是当下动画界的一个缩影,《大鱼海棠》的导演张春梁旋如此,《哪吒》的导演饺子亦是如此。


              互联网时代的机遇和市场的运作,给了这批80后的动画人无限机会。

              正因如此,他们更明白机会的不容易。《大理寺日志》从2015年启动,中间经历了实地采风、故事改编、原画设计等过程,终于时隔5年后交出作品。


              事实上,一开始内部是计划做一个更快更短的泡面番(一集时间很短的动画,通常在三分钟到六分钟左右不等)。

              可是,没想到整个团队越做越兴奋,互相不想给对方拖后腿,从时间,甚至到后期成本都变得不可控。于是,有了现在观众见到的这个效果。

              播出过程中,团队不断根据观众的反馈,对整体内容和后续的画作反复进行修改和润色。直到最后一集上线,团队才真正宣布杀青。


              虽然上线后,“太短”成了观众最不满足的地方。事实上,团队给出的第一版结局,时长长达40分钟。“必须删,不能这么任性。”尚游看完之后,还是很果断地给出了修改要求。“第二季的时候,计划单集时长会长一点。”他给出了承诺,“争取每集20分钟。”


              收官之后,尚游给大家放了一周的小长假。休假结束后,团队就将立马投入到第二季的动画制作中。因为有了前期很好的基础,所以很多人物设计制作等环节,进度都会比前作更快。

              “如果不涉及出长安城的话,第二季计划明年年底会上线。”尚游给出了观众“催更”的回复。但一旁的槐佳佳导演可不淡定,急着拦下这个承诺,“先别说大话,原著后面有很多出城的场景。”


              和《大理寺日志2》同步制作的,还有电影版《大理寺日志》。

              尚游告诉我们,“番剧《大理寺日志》是一个有主线的故事,比如讲述为什么李饼会变成一只猫,为什么武则天是剧里这样的傲娇小公主。但是电影可能会是跳脱出主线的一个完整故事,讲述破案的故事。它不会只是服务剧迷和漫迷,而是面向更大众的作品。”


              “就像是《唐探》系列,是一个轻松破案的故事。”导演槐佳佳也向我们进一步透露了电影版的内容。

              “《大护法2》会有的,在等合适的时间”

              在尚游看来,团队对《大理寺的日志》的热情是被《大护法》逼出来的。

              《大护法》上映之后,评论呈两极状态。喜欢它的观众,认为这部作品的内涵是当时动画市场中少有表现的;但不喜欢的观众,直言不知道这部作品在说什么。


              而最刺痛团队的评论,就是当时有人说《大护法》的每一帧都是简单粗线条的制作水准。所以在创作《大理寺日志》的时候,大家卯足力气画,希望能借此向观众证明,团队能做出品质极佳的中国动画。


              对于好传动画而言,《大护法》如同一座里程碑。当初总投资1000多万的动画电影《大护法》,在上映后拿下了8760万票房,这让好传动画第一次有了大众层面的声量。同时,这也让这个做动画代工出身的团队,坚定了做原创动画的信心。


              作为出品人,尚游则在《大护法》的案例中,反思了更多关于市场的问题。

              “团队并不仅希望在文艺片上越做越远,而是能站在商业化的道路上,站在人民群众的角度上,做一些调整。《大理寺日志》就是很明确是一个类型,但它同样涉及了我们的中华历史文化。”


              有了这些经验,《大护法2》会比前作有些不同,“我们肯定会保留那种独特的作者性,但在制作工艺和情节安排上,会做一些调整,希望是普通人都能看懂的一个故事。”

              至于《大护法2》什么时候能和观众见面,“可能还需要等一等,等到团队找到像《大理寺日志》这样,一股自上而下的力量的时候。

              “《朔风》会是中国动画从没有过的内容”

              “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。”这是《大理寺日志》开集的一句话,也是剧集想表达的主题。这句话对于好传动画本身而言,亦是如此。


              7月3日,《大理寺日志》最后一集上线的同时,官方也发布了《朔风》的预告。这部作品的导演正是负责《大理寺日志》打戏原画的郑午导演。

              这部作品还在创作中,但是预告发布之后,大家迫不及待地要把“牛”打满公屏。尚游希望未来这会是一部普通人都会喜欢的作品。


              作品改编自网络小说《朔风飞扬》,和《大理寺日志》一样,都是发生在盛唐时期的故事。

              这部作品将主要是描述西域都护府的边塞风情,从预告也能看到,里面涵盖了战争、爱情等元素。

              但是这个故事对于观众而言,或许又是一种挑战。《哪吒》表达了一种人定胜天的可能,但是在《朔风》中,尚游想表现的反而是失败。


              “在现实社会中,大家更有可能面对失败,甚至失败是一种常态。《朔风》想讲的就是怎么去面对失败,在这个过程中,作品中每个角色的命运都有一个相应的变化。”他希望观众能在这种状态中找到共情,涌起那股热血之情。

              “想做出的东西,让我们更有文化自信”

              不管是发生在盛唐时期的《大理寺日志》《朔风》,还是架空背景的《大护法》《雾山五行》,好传动画都以极具特色的古风风格呈现在观众面前。


              细看近年来的动画市场,从《大圣归来》到《哪吒》,动画人都把眼光朝向了有历史背景的故事。

              在导演槐佳佳看来,这些其实都是属于中国动画人的“一口气”。

              90年代初,国内电视台开始不断播放其他国家的动画,也影响了90后那代追去二次元的人。


              事实上,这种情况反向影响了槐佳佳这代80后导演,他们的童年是看着上海美影厂动画长大的。虽然那批作品并不算太多,但都印象深刻。“所以到了我们自己做动画的时候,特别想找回一口气,证明自己,证明中国动画。”

           

              当这群导演开始从自己的历史文化中寻求灵感的时候,他们更希望能把那股民族自豪感放进作品里。这种文化是其他国家都没有的,甚至都无法被模仿。


              从《大圣归来》到《哪吒》,大家一直讨论着“国漫崛起”的话题。我们也看到,《姜子牙》原计划的上映前,被市场放在了票房预期的第一梯队。 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     对于中国动画产业而言,这一切永远只是过程,而且没有终点。


              毕竟,这群动画人提起画笔,把中国故事呈现出来的时候,不单只是在追去好看,更希望让观众看到的是文化自信。


        文/青果